限時免費

無現金社會、行動支付不等於進步!揭開你我數位金融迷思

書名:AI時代的現金戰爭/作者:布萊特.史考特/出版社:采實文化

想像你在賭場的賭桌上大贏,得到一堆籌碼,於是你走向櫃檯,打算把籌碼換成現金後離場,但工作人員卻說:「抱歉,我們不再換回這些東西了。」他們讓你進入賭場,現在卻試圖阻止你離開賭場,你會發飆嗎?

其實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銀行業,像英國的銀行正悄悄關閉分行和撤除自動提款機,而這些設施都是出入銀行系統的通道。

根據英國銀行公會和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在2012年至2020年間,英國銀行的分支機構數量減少28%;在2015年至2020年間,自動提款機的數量減少了24%。

我們生活在一個國幣和銀行數位籌碼並存的貨幣體系下,但在「無現金社會」中,前者會消失,「銀行籌碼」變成唯一的選擇。

無現金社會其實是個委婉的說法。實話實說,所謂的無現金社會,其實就是只能使用銀行籌碼的社會。

此舉將讓人們更難取得現金,只要能讓現金看似不方便使用,就能把更多人推向銀行偏好的數位籌碼系統;而人們大量湧入系統的情況,正好可用來佐證,關閉更多提領現金的基礎設施乃是合理做法。

讓現金既難以取得,也無處花用,就是讓「使用現金」自行內爆的秘訣。

這些基礎設施包括銀行分行,不僅被逐步關閉,且現金處理能力也遭到削減,例如瑞典的許多分行拒絕接受現金。因此,若你是收受現金的店家,你須去到更遠的地方存放。此舉會迫使商家往拒收現金靠攏,也減少顧客使用現金的機會。

老一輩人能清楚區分銀行外的錢(現金)和銀行裡的錢(銀行籌碼),但對年輕人來說,他們從小就生活在數位環境中,對於兩者區別有可能變得模糊。對年輕世代來說,銀行貨幣早已占上風,所以很容易被以下論點左右:銀行籌碼可以徹底脫離國家貨幣系統,我們完全不需要取得現金。

在這種情況下,自動提款機被看作是一種過時的老骨董,而不是承諾能提領國家貨幣的一種手段。他們正在想像一個沒有「銀行外的錢」的世界。

但此舉將產生嚴重的政治、經濟和心理後果。例如從歷史看,當某家銀行看起來有可能倒閉時,人們會感到恐慌並急著將它發行的籌碼換回國家貨幣,就是所謂的「銀行擠兌」。

但如果沒有自動提款機或分行會怎樣?你只能登入帳戶,並試圖透過另一家銀行來逃離你的銀行,或是詢問朋友是否可以暫時把錢轉到他們的帳戶。但如果是整個銀行業都陷入危機,那該怎麼辦?

未來社會恐怕只有「銀行發行的錢」可用的狀況,但金融未來學家宣稱,走向數位圍場是「自然的進步」,是一枚無法阻擋的火箭。數位支付公司高度依賴這個故事,並暗示如果你不加入,就會被拋在後頭。

在這種由企業資訊主導的社會中,試圖保持一種批判性的觀點是頗具挑戰性的,會讓人覺得自己像是個唯一唱反調的不可知論者。

即便你原本是對這種資訊反感的人,看多了,你難免也會以為周圍的人都是這樣想的,而且會反過頭來傳達一個更有敵意的資訊:無論你加入與否,變革都會發生、如果你拒絕「新貨幣」,就會固守在過去,與其他人不同步。

為什麼我們應該懷疑「只有銀行籌碼的社會,是由渴望它的人們由下往上推動的」這樣的說法?雖然一個巴掌拍不響,但是我們是如何被說服,決定讓自己被接管呢?

人們早期把機動車稱為「無『馬』車」,表明它是一項擺脫過往限制的新技術。但這種車在歐洲卻踢到鐵板,因為那裡的人依戀馬,或買不起;熱愛汽車者卻認為,機動車乃是不可避免的正向變化。

我們不難想像那些人在鄉間小路上與馬車爭道:「給未來讓路!」同樣的,數位貨幣推廣者也把現金說成是馬車,並說它之所以存在,全因一幫落伍守舊者,大家為什麼還要抓著一個劣質系統不放呢?

當一個產品或服務升級時,人們確實不再需要舊版本,但當產品或服務有2個版本平行運行時,人們很可能希望同時保留。例如電子郵件雖摧毀了傳真機,但沒有摧毀郵政服務,因為儘管功能重疊,郵政仍做著電子郵件做不到的事。

自行車雖是汽車的老前輩,但現在卻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受歡迎,因為它不但緩解了空汙及塞車問題,還能促進健康與減輕城市生活的壓力。

同樣的,非數位和非銀行系統兼而有之,才稱得上是一個多樣化且有彈性的支付系統。

但是我們的支付系統卻被推向單一模式:大量的數位支付,讓人產生多樣化的錯覺。它們全都是建立在相同的銀行寡頭壟斷基礎之上,對保有舊產品危言聳聽,卻對一堆「汽車事故」避而不談。

數位銀行帳戶能否順利運作,取決於使用者能否順利進入「系統」;究竟哪種人準備對數位銀行系統給予全部信任?

有幾項研究顯示,在收入和教育程度較高的人群中,現金使用率最低,能看到支付選擇中明顯的階級分化。

對一個生活在農村小鎮的人來說,用現金買東西再正常不過。但從機構角度來看,自行車就是「無優步」(Un-Ubered),商業環境叫作「無亞馬遜」(Un-Amazoned),而這個人則是「無帳戶者」。這些描述詞帶有價值判斷:暗喻被納入銀行服務是較好的。

幾乎所有倡議都把數位技術當作向前邁進,認為該技術讓「無帳戶者」獲得銀行服務。

雖然銀行可能不喜歡窮人(除非有利可圖),但窮人也不見得喜歡銀行,其中一個原因很務實:平均交易規模小,根本沒必要開支票或銀行轉帳。

企業和金融機構對現金又愛又恨,因它完成了獲利循環,卻也壞了好事:系統自動化、監控客戶。

現代的數位支付是在全球化的金融公司控制和監督下進行,依賴數位系統,等於進入了勢力範圍。雖然人們明白全球經濟皆存在著不平等,但大城市的專業階級,基本上從未質疑「不斷擴大的數位經濟」,是否打破了現有的階級制度。

有形的國家貨幣讓人們能參與資本主義社會,且能為使用者提供一些保護,讓他們不受菁英階層的影響。

至於現金的「低效率」,全是因為現金沒暗藏玄機,而是無附帶條件或責任義務的落實了普惠金融,一視同仁,不分貧富都提供服務。對無法信賴機構會保護其錢財的人來說,現金提供了喘息的空間。

最重要的是,使用現金成功阻止大量資料落入企業手中。而現在我們所有人都知道——資料是最值錢的熱門商品。

作者:布萊特.史考特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23年5月25日

布萊特.史考特 簡介
經濟人類學家,研究另類貨幣系統與金融改革運動,是英國金融創新實驗室高級研究員,曾出版《異端的全球金融指南》,受邀至全球發表演說,包括BBC及天空新聞;他還為《衛報》、《赫芬頓郵報》和CNN等撰寫金融改革、數位金融、另類貨幣、區塊鏈及無現金社會文章。

本文完
免費訂閱!
商周最新出刊報‧隨時掌握最新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