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免費

好股票才4%、投資人無法證明擅長選股!專家兩論證告訴你:買指數勝買個股

書名: 持續買進/作者:尼克.馬朱利/出版社:商業周刊

馬朱利(Nick Maggiulli),是一名資料科學家,他的新書《持續買進》主張的論點,其實和台灣人熟悉的定期定額存股類似。

但,為什麼這樣簡單的論點,卻還能受到全球財經暢銷書《原子習慣》、《致富心態》等作者的一致推薦?

原因是,他爬梳歷史長河,用極其有說服力的證據說明這一切,且提出更細緻的原則與方法。同時,他的持續買進主張,不僅止於股票投資,更能擴及其他金融商品,甚至是以此來思考你的人生,重新排序價值觀。以下是搶先書摘:

2021年1月25日早上8點,我收到朋友達倫傳來的簡訊:「尼克,告訴我,為何我不該在每股93美元時,投入5萬至10萬美元買進GME ?」

他指的是遊戲驛站公司(GameStop,股票代號:GME),這檔股票很快就會轟動國際,因為一群線上交易者導致它的股價在不到1週內暴漲至5倍。

股市開盤後,GME從前一天的收盤價每股65美元跳漲到每股96美元,而且還繼續上漲。

到了早上10點,達倫再也坐不住了,以每股111美元買進GME後,他在群組裡傳訊:「我進場了。」他的總投資額超過3萬美元。

15分鐘後,GME股價漲到了每股140美元,達倫已經賺了超過9,000美元。

但是,GME漲得有多快,就跌得有多快,達倫發的訊息顯示他越來越焦慮。到了中午,達倫終於投降,他在群組裡傳訊:「我在70美元時出場了。」2個小時,達倫損失了1萬2,000美元!

達倫的故事是選股者的縮影:心裡紛亂,害怕錯過,興高采烈,得意洋洋,痛苦,懊悔,短短2小時內,這些七上八下全都出現了。

多年前,我也曾是選股者,我後來放棄了,建議你也這麼做。

財務論證》
只有極少專業者能打贏指數

反對購買個股的傳統論點(財務論證)已存在了數十年,它說:由於多數人(甚至是專業者)無法贏過全市場指數的表現,因此,你應該別費工夫去嘗試了。

資料確鑿的佐證這論點,查看標普指數對比主動型基金(S&P Indices Versus Active,簡稱SPIVA)報告對全球每個股市的比較分析,將可看出,5年期間,75%的主動選股基金績效表現輸給代表大盤表現的指數。

別忘了,這75%是全職專業基金經理人和分析師團隊通力合作得出的績效,有這麼多資源,都還輸給大盤了,你能贏過大盤的可能性有多高?

更重要的是,研究顯示,只有很小比率的個股長期表現佳。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財金教授亨德利.貝森賓德(Hendrik Bessembinder)在2018年發表研究報告〈股票表現優於國庫券嗎?〉,文中寫道:「自1926年以來,整個美國股市的淨增值是由表現最佳的4%上市公司創造的。」

是的,1926年至2016年間,僅僅4%的股票創造了高於美國國庫券的報酬。

你有把握能找出這4%股票當中的一個,不會選到其餘96%當中的股票嗎?

不過,就連產業中的這些巨人,有朝一日也會失去它們的優勢。物理學家傑弗瑞.魏斯特(Geoffrey West)在其著作《規模的規律和祕密》(Scale)中指出:「1950年以後在美國股市掛牌的2萬8,853家公司當中,有78%到了2009年時已經不復存在。」

事實上,「任何一類股的美國上市公司,有半數在10年內消失。」魏斯特的統計分析顯示的是股市的無常性質。

你可以看出問題了。要擊敗一大籃子股票(指數)的表現,實在太難了,就連最專業的投資人也做不到;你試圖找出的贏過大盤的股票,在全部股票中占的比率非常低;就連那些贏過大盤的股票,也不是永遠的贏家。

所以,藉由購買指數型基金或ETF來擁有所有股票,通常遠優於試圖在個股中選出大贏家。這麼做,你可能最終獲得更高報酬,投資過程中的壓力也較小。

不過,現在可以把這論證擱置一旁,因為存在論證更具說服力。

持續買進賺到更多複利成長!報酬大於低點買入

(圖表製作者:黃惠群)|放大原圖

存在論證》
根本證明不了你會選股

不建議挑選個股的存在論證相當簡單:你如何知道你善於選股?

在多數領域,可以用相當短的時間來判斷某人是否具有此領域的技能。舉例而言,任何一稱職的籃球教練能夠在10分鐘左右判斷某人是否善於射籃。有人或許很幸運,起初能射籃命中多次,但最終將趨向他們的真實命中率。電腦編程之類的技術領域亦然,優秀程式設計師能夠在短時間內判斷某人是否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但是,選股呢?需要多久的時間來判斷某人是否善於選股?一小時?一週?一年?試試用好幾年吧,不過,就算用了多年,你可能仍然無法確定。原因在於,相較於其他領域,因果關係使我們難以判斷某人是否善於選股。

當你射籃或撰寫電腦程式時,行動的結果立即出來:球進籃了,或沒進籃;程式跑得正確,或不正確。但是,在選股方面,你現在做了決定後,必須等待它的報酬,這回饋循環可能得花上多年。

你的最終報酬還得和購買指數型基金(例如S&P 500)的報酬相較,因此,就算以絕對值來看,你賺了錢,以相對值來看,你可能仍然賠錢。

股價上漲,獲得好報酬
恐跟你當初買進理由不相干

但更重要的是,你獲致的成果,可能跟你當初挑選該股票的原因毫無關係。舉例而言,想像你在2020年末買了GME遊戲驛站公司,因為你認為該公司改善營運後,股價將上漲。2021年到來,遊戲驛站公司的股價因為散戶的瘋狂而飆漲。雖然你獲得了好報酬,但這跟你當初購買GME的原因毫不相關。

想想這種情形有多常發生在選股者身上,選股決策和結果之間的關聯性完全不顯著。股票價格上漲是因為你預期到的某個變化嗎?或是完全因為別的變化?當市場氣氛轉為跟你的觀點不同時呢?你會加倍下注,購買更多,或是重新考慮?

做為選股者,在做出每一個投資決定時,必須思考的問題很多,這只是其中的一些而已,存在的擔心可能是一種永無止境的狀態。你可能說服自己相信你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你真的知道嗎?

對一些人而言,答案為「是」。

舉例,研究人員在一篇標題為〈共同基金「明星」真的善於選股嗎?〉的文獻中寫道:「績效排名前10%的基金,扣除成本後的高報酬極不可能是隨機選股(幸運)的結果。」

換言之,專業選股者當中,10%的人的確具有一貫的優秀技巧,但這也顯示90%的人恐怕沒有。

為了闡釋論點,我們假設績效最佳的前10%選股者和績效墊底的10%選股者能夠輕易的指出他們的技巧(或他們欠缺的技巧)。

這意味的是,若我們隨機選一個選股者,有2成機率我們能辨識他們的選股技巧水準,有8成的機率我們無法辨識!

這隱含的是,每5個選股者中有4個人難以證明他們善於選股。

這就是我說的「存在危機」。為何要做你無法證明自己擅長做的事情(或是以此為業)呢?

若你只是為了好玩而這麼做,那沒關係,就像我有個朋友達倫那樣把他的一小部分錢撥出來買了GME,雖然2小時賠掉了1萬2,000美元,但對他而言是可承受的損失(只是難免心情不好)。但對那些不是為了好玩的人,幹嘛要花那麼多時間去做非常難以評估你的技巧水準的事呢?

就算你證明你是選股能力優秀的人(亦即績效排名前10%),你要面臨的問題也不僅於此,例如,當你無可避免的歷經表現不佳時期呢?畢竟,表現不佳的情形是一定會發生的,遲早與何時罷了。

貝爾德資產管理公司(Baird Asset Management)的研究報告指出:「幾乎所有績效優秀的基金經理人都會在其職涯的某個時點表現差於標竿及他們的同儕,尤其是在3年或少於3年的期間。」

想像當這情形終於發生時,該有多心煩!是的,你過去展現了優秀技巧,但現在呢?你的績效不佳是就連最優秀的投資人也會經歷的正常失常。

作者:尼克.馬朱利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23年6月1日

更多好書 請上商周.COM:https://www.businessweekly.com.tw/bookshop/

本文完
免費訂閱!
商周最新出刊報‧隨時掌握最新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