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

我常思考神是什麼,但對我來說是善意與接納,那就從身邊開始

我常思考神是什麼,但對我來說是善意與接納,那就從身邊開始。(攝影者.陶世忠)

我覺得最讓人難受的不是自己受到什麼委屈,而是發現自己才是始作俑者,所有的後果都是罪有應得。而那時候最需要的,則是一個能原諒自己的人。

二○二一年我的一個合作專案出了問題,雖然沒賠錢,但也無法獲利,幾年的努力就這樣告吹。我想了一個晚上,最後的結論是 「這是我的問題,且更嚴重的是我還影響了信任我的人。」那是一個非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