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當啄木鳥

「這類對話讓我很不舒服、甚至厭惡,因為這是以摧毀對方為目的,而不是以我們要一起完成這件事為前提,」一位主管跟我分享最近的對話經驗。

我陷入沉思,因為我從未以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