佰龍董座:去了中國,全球三大輪不到我

瑞芳山城的紡織機冠軍

「東進西進不如上進,留在台灣,就必須把不可能變可能。」王堅倉(前)說。他背後的試車部員工,逾半是東北角當地青年。

「東進西進不如上進,留在台灣,就必須把不可能變可能。」王堅倉(前)說。他背後的試車部員工,逾半是東北角當地青年。(攝影者.陳宗怡)

穿過隧道,車子沿著山路開進瑞芳工業區,已下起雨。這個人口連續二十年負成長,去年跌破四萬人的多雨山城,卻藏著全球產量最大的圓編針織機廠佰龍。

「不不,只能說是『全球前三大廠』。」大概因為做機械,王堅倉很講求精準,他糾正我:「量是浮動的,重點是品牌。佰龍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