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逾越的底線

一位主管向我抱怨:他的一位新進同仁,在一次和我近距離接觸後,向他提出了辭呈。詳細了解原因之後,因為是我太「兇」了,嚇得他發抖,感受到太大的壓力。這位主管勸我,可不可以和藹可親些,不要讓同事太畏懼。

我深自檢討,我有很「兇」嗎?有很嚴厲嗎?脾氣有不好嗎?答案似乎都是否定的,但部屬為何害怕呢?我的答案是:我的位階太高了,加上我長得撲克臉,我的老婆曾提醒我要多保持笑臉,我只要不笑,就顯得非常嚴肅,讓所有接近的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