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自己不知道

記得念EMBA時,哈佛個案總把我搞得焦躁異常。我本沒耐性,又長期處在求快的新聞節奏裡,三句話就得講到重點,偏偏,那些又臭又長的個案,字句如白開水般無味,常讓人如墜五里雲霧。

當時我視讀個案為畏途,當同學們循序漸進的蹲馬步,學習從字海中挑出關鍵資訊時,我沒跟上,久了,就脫隊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