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食隨想

古早味的條件

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 餐廳各道菜餚皆取材於古食書、食譜、菜單。比方當晚我最喜歡的這道「Frumenty」,典出1390年的《The Forme of Cury》,由英

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 餐廳各道菜餚皆取材於古食書、食譜、菜單。比方當晚我最喜歡的這道「Frumenty」,典出1390年的《The Forme of Cury》,由英王理查二世的御膳房主廚編撰而成,共記錄約200道宮廷菜餚,一般公認應是現存最古老的英文食譜書。(攝影者.葉怡蘭)

五月末倫敦小遊,因是暌違十四年的再訪,機會難得,連三晚都排了大餐。其中印象最深刻、也最多思考啟發者,當非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莫屬。與名廚赫斯頓(Heston Blumenthal)位在倫敦郊外、最膾炙人口的成名作「肥鴨(Fat Duck)」路線不同,Dinner餐廳以復刻英國古早料理為使命;一道道註記古遠年份的老菜,從十四世紀一直到十九世紀,許多都已超過數百歲齡。

而也因對這古早味復刻主題向來抱持高昂興趣,自二○○一年開幕以來,相較於一派創新顛覆的肥鴨,這兒始終是我更想一嘗的所在。但願心雖熾,對美味度卻不敢抱持太大信心……應該和赫斯頓於此類電視節目的誇張演出有關,也許因戲劇效果,節目總愛先強調這類古菜古食譜如何怪異不合時,弄得人跟著信心缺缺起來。

沒料到,卻是一回心滿意足味蕾饗宴。從首道前菜便覺不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