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腳時激進,穿鞋時保守

有一次公開場合演講,談到我們公司為了推動數位變革,每年燒數千萬元,連燒七、八年,虧了數億元,在看不到曙光時,卻還一直持續投入,這是不是一種膽大妄為?是什麼原因讓我們如此激進呢?

我承認這個舉動是激進的行為,但是我已無路可走,不這樣做,未來紙媒介持續衰退,我們做紙媒介的公司,不積極轉型,只會安樂死,所以我們只能趁手中還有籌碼時,放手賭一把,這是不得不然的險中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