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立茲、奧斯卡得主 教你說好故事

寫作一開始,最困難的事情是面對空白的螢幕。寫作就像從自己身上刮下一層皮,讓別人看到皮膚下面的東西。我坐在電腦前,左手邊是裝著減肥代餐的盒子,右手邊是Godiva巧克力,而我被一堆書包圍著,其中許多是短篇小說集。螢幕刺眼,游標虛無的閃爍著,像是在嘲諷著我:「各就各位!預備!開始!」這次你想寫什麼呢?

我坐下來開始寫,但是我想先不要被故事本身限制住,就好像我現在要把這個故事講給正坐在面前的某個人聽,我扯開嗓門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