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仇恨最深的地方看到愛

這裡,恐怕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監獄,人們被仇恨拘禁著,由憤怒編織而成的枷鎖日益沉重,並且世代傳承。連一個五歲小孩子的日常,都被訓練成每週上街頭,朝隔鄰的阿兵哥丟石塊。

一道圍牆,隔出的兩個世界;一邊是以色列,以生技、國防高科技聞名,享有美國最慷慨的軍事援助;另一邊的巴勒斯坦,人均所得不到鄰居十分之一,國土縮水到聯合國計畫的一七%,四分之一的人失業,人們在自己的土地上流亡,沒有身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