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say never 向齊柏林致敬

在我二○一六年底出版的文章集《觀念》一書裡。有個故事引起了很大的回響。我在二○一四年欠兩個人很大的道歉。第一個人是我很好的朋友,女性企業家,她想拍一部紀錄片,但是拍攝成本由於題材的特殊性會非常的高。因為…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