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須等到潦倒時,才讀書?

又到了大批方帽生跨出校門的畢業季,六月,我應邀到銘傳大學為畢業生演講。銘傳是我的母校,我是在穿制服、只收女生的專科學校年代就讀銘傳。每天搭清晨六點的火車從瑞芳深澳出發,換三班車抵達台北士林,再咚咚爬一百多個山坡階梯,趕赴八點的第一堂課。每天往返通車四個小時。三年內,必須將一般大學的四年學分修完。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