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件事 藍葉雲杉

萬事萬物都比最初的假設 複雜

跟多數人一樣,我的童年也有一棵難忘的樹。那是一棵藍葉雲杉(Picea Pungens)。夏天我擁抱它,爬到它身上,跟它說話,想像它很了解我。後來我上了大學,開始長時間離開家鄉,也離開了童年。

從那時起,我漸漸明白我的樹也曾經是個孩子;胚胎在地上等了好幾年,同時面對等待太久與過早離開種子的危險。任何錯誤都可能導致死亡,被殘酷的世界吞噬,這世界有辦法在短短幾天內,讓最強韌的葉子腐爛。我的樹也經歷過青春期,有十年時間瘋狂生長,幾乎不考慮未來。從十歲到二十歲這段期間長高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