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是台灣最新的面孔?

仰光河的兩岸,是兩個世界;一邊高樓矗立,如數十年前的上海浦西;河的另一邊,則是茅草搭建的居所,小男孩們穿著籠基、赤腳踢著足球,河上有老人來回撐篙,河邊婦女浣衣談笑,畫面緩慢猶如古時畫作。

「這一刻是它最老的臉孔了,它不會再老了,(從現在起)它只會每天高速、跳躍式的往前跑。」緬甸唯一的台灣律師曾勤博告訴攝影郭涵羚,要她為歷史留下見證。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