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憾的吸引力

威尼斯昔日輝煌不再,像是一件過季的華麗大斗篷,雖然不夠亮麗,卻依然招搖。

威尼斯昔日輝煌不再,像是一件過季的華麗大斗篷,雖然不夠亮麗,卻依然招搖。(攝影者.楊志弘)

第三次來義大利托斯卡納的比薩(Pisa),斜塔還沒倒。當年,斜塔蓋到第四層,塔身就開始傾斜了。從此,一邊續蓋,一邊開始搶救斜塔的「永恆」工程。一三七二年,完成頂端鐘室時,傾斜鐘塔也取代了原本鄰側大主教堂(一○六三至十三世紀)的主角地位,成為建築史上的超級巨星。那座大主教堂在十一世紀,可不是一般的教堂,恰恰是當時世界上最大教堂。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