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需要更多的卡魯納

十一年前,為了製作「金磚四國」專題,第一次踏上印度國土。當時行李中塞了多瓶乾洗手,每到用餐處,總不忘使用。採訪途中,被人放鴿子、司機遲到、浩蕩牛群過馬路、甚至途中小黃爆胎,狀況層出不窮。當時覺得,在印度生活真是辛苦。

隔年再訪印度,這一次,我只帶了一瓶乾洗手,心情輕鬆許多,甚至還有餘裕到市集殺價買絲巾,回到台灣才發現,連一瓶乾洗手都沒用完。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