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後,我不快樂

三十四歲那年,我在台灣最大的報紙集團工作,我是經濟新聞的主管,台灣每天的企業經濟新聞都要從我手上發出來;我是台灣經濟新聞的關鍵人物,台灣的企業家都必須要和我做公關,我每天忙著吃應酬飯,經常宿醉不醒。

有一天我一覺醒來,忽然覺得這樣的日子太過糜爛,我問了我自己一句話:繼續過這樣的日子有意思嗎?我還要繼續過這樣的日子嗎?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