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的鋼筆

東京澀谷東急百貨二樓轉彎處遇到一間小筆鋪。吸引我停下來的,不是一列列金光閃閃的蒐藏級鋼筆,也不是精心擺設,打光剔透宛如香水珍品的玻璃墨水罐,而是貼在壁櫃上一張用鋼筆手寫的漢字:「一真,一切真」,細萱金蔥,紙張微微泛黃。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