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困難的一場採訪

定稿會議上,當攝影曾千倚秀出第二張照片時,我被抓住了。那是創投大老王伯元在女兒床前的一張特寫。「妳有沒有話要對爸爸說?」主筆賴寧寧問了最後一個問題,「啊啊啊啊」,女主角像個小嬰兒般的放聲大哭。這個畫面,…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