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戰士之死

連續假日早晨,慵懶的攤開報紙,翻到頭版崔湧自殺的新聞標題,不免一震。台北商界認識他的人不少,聽到他驟逝,都不免長嘆一聲。他的人生,很多男人奮鬥一輩子不得其一,但他不費吹灰之力皆有之,財富、權勢地位、堂堂外表、傲人學經歷、女人的崇拜⋯⋯。他亦是望子成龍的父母們對子女的想望:台大哈佛文憑、華爾街金童、大公司董事長、妻子出身世家。

最後,稱羨的人生卻是以通緝犯身分在異鄉終結,這該如何說?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