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惟純

不需要?

最近有一個小小的發生,讓我更清楚的看見自己。我請老婆幫忙打一份文件,她又快又好的完成,交給我的時候,居然兩眼發亮。這讓我想起,自己很久沒開口請求她替我做任何事了。早已忘記了,請她為我做些什麼,她是如此樂…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