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興而行,盡興而返,何必見戴!

《世說新語》任誕四十七

王子猷居山陰,夜大雪,眠覺,開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詠左思招隱詩。忽憶戴安道。時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經宿方至,造門不前而返。人問其故,王曰:「吾本乘興而行,盡興而返,何必見戴?」

這是魏晉時期,《世說新語》所述的一則故事,主角是書法家王羲之的第五個兒子王徽之(子猷),為人豪放不拘,興之所至,為所欲為,常有出人意表言行。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