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後記》為什麼環島能解決人生難題?

這趟旅途,標哥(左)不斷鼓勵許欽豪(右)要跨出去,才能看到未來。今年10月,標哥還要去日本騎車,他說:「要騎到不能騎為止,希望這天能一直往後延。」

這趟旅途,標哥(左)不斷鼓勵許欽豪(右)要跨出去,才能看到未來。今年10月,標哥還要去日本騎車,他說:「要騎到不能騎為止,希望這天能一直往後延。」(攝影者.程思迪)

環島第五天,在屏東東港晚宴上,我點唱陳昇的〈鼓聲若響〉,標哥主動上前,和我又抱又笑,稱兄道弟,帶頭炒熱氣氛,玩得比誰都High。

但七年前,還沒有「標哥」這綽號,我採訪當時第一次環島的他,也是在南台灣;那時,大家稱他「劉董事長」,是一位話不多、行事嚴謹的企業老闆;我多次要求他掀開車衣,給攝影同仁拍下因坐骨神經痛,須全程緊綁著的束腰帶,卻遭他正色拒絕。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