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解讀》捷運悲劇教我們的生命必修課

王浩威:學當原諒者 比當贏家更重要

台灣首起無差別殺人案,透露出社會達爾文主義的趨勢,
心理醫師王浩威提出改善方法,用愛與寬恕詮釋生命教育。

王浩威表示,反社會傾向的人,是因缺乏社會歸屬感,而想採取報復行為。

王浩威表示,反社會傾向的人,是因缺乏社會歸屬感,而想採取報復行為。(攝影者.賴建宏)

犯下捷運隨機殺人案的鄭捷,在高中畢業紀念冊上留下這樣的話,教我印象深刻:「我沒有放火燒我家。」

從字面來看,他知道不可毀滅家人,良知尚可壓抑內心陰影;另一方面卻也點出他對家庭的愛恨情仇。如果不是經常閃過毀滅的念頭,怎會說出這句話?兩個衝突的念頭扣在一起,存在的念頭轉向外界,形成毀滅別人的想法。至於他要毀滅的外界是什麼?並不重要。無差別殺人的心態,或者反社會的心理結構,就這麼形成。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