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潭新娘與偷渡客

從福州長樂機場往平潭,我一度彷彿走在前往宜蘭的高速公路上,遠看群峰疊影,近處有丘陵,沿路種植是九重葛、杜鵑花,空氣中那股溼潮夾著泥土的腥味,都和台灣相似。

平潭,這是九九.九%的台灣人都很陌生的地方,但卻有台灣人已經在平潭政府當公務員,有人即將成為平潭第一個台灣里的里長,有人把台灣的夜市整套搬過去,有人夫妻、小孩分隔三地,就為了來搶搭平潭崛起的列車。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