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背後

台北街頭進入冬雨時分,順道接送兒子回家時,也順道載了他的同學;在車上兩人互吐苦水,這位男孩不經意提到:「我最討厭我媽說,『我們一起來做這個練習,我們一起來做那些事……』,她每次都說『我們』,但真正承受壓力的是我,考試的是我,考不好被罵的也是我,每次『我們』一起做事壓力特大,她只在旁邊動口,我才不喜歡『她與我同在』,我只希望『她人不在』!」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