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的壞年份

一九七五年出生的舊友來訪,乘機開了一瓶生日年的薄酒萊特級村莊(見小辭典):Côte de Brouilly待客,雖是此產區在一九七○年代最差的年份之一,但歷經三十多載的時光摧折,卻依然鮮美健朗,酒香奔放,質地絲滑,實在好喝極了。晚餐的前菜是沙丁魚,主菜則是帶骨的厚切牛排,一路喝來無論山產或海味,紅肉或白肉,口味都頗相合,用著酒館裡的小酒杯大口暢飲,吃喝盡興,與遠來舊友的稀落情誼似又熱絡起來。

若翻看當年酒評家對一九七五年的酒質評價,普遍認為是令人失望,需要盡快喝完,完全可以忽略的脆弱年份。也許,那年從夏季到初秋的連綿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