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胡適

翻開今天報紙,核四電廠停建與否的對抗、大埔四戶拆遷後續抗爭、奢侈稅是否廢除、監察院內鬥……。不只今天,每天都如此,一個自由但憤怒的社會,一個不快樂且對立的台灣。我們想走到今日的埃及嗎?這是自由的代價嗎?

胡適先生在民國四十八年發表「容忍與自由」一文,被「台灣自由主義啟蒙大師」殷海光譽為「近四十年來中國思想史的一個偉大文獻」。半世紀過去,此文在今日依然擲地有聲,發人深省。胡適有兩個主張是迥異於當時,其一是白話文學運動「我手寫我口」,其二是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