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碼要學司馬遷吧

下士被操死的慘劇,確實令人髮指。上期專欄說「媒體灑狗血」,受到一些議論。再想想史家如何記載重大事件,頗有所悟,特此分享。

中國史家首推太史公司馬遷,他怎麼記載那一場「鴻門宴」?

從項伯夜奔敵營,欲引張良逃離危境,卻反而和劉邦口頭結為兒女親家。就已經是十足文學筆法,超出常識範圍。再進入鴻門宴現場,項羽坐哪個位置,范增、劉邦、張良坐哪個位置,歷歷在目,難道司馬遷人在現場?但那也還合於禮儀,未超過常識。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