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吃大麥

小學時抽菸是好奇;中學時抽菸是耍帥;大學後就比較少抽菸了;等到工作以後,又開始抽菸。那時是因為大家聚在一起時,好像不是喝酒,就是抽菸,這叫作應酬。父親生前一天可以抽四包菸,但等到他照X光片,發現肺上陰影時,第二天他就把菸戒了,所以我不相信菸是戒不掉的。年輕時雖然抽菸;後來抽雪茄;最後還抽煙斗,現在想起來都是好玩而已。父親雖然抽菸,但我從來沒在他面前抽過,算是一種尊重吧!四十歲時,不知道為什麼,我就不抽了。

在歐洲旅行時,常看到一些咖啡館,有供應像阿拉伯神燈的水菸。當年以為是他們比較開放,可以公開吸大麻。後來才知道這是阿拉伯人習慣的水菸,與我們古時吸的水菸袋大同小異。伊斯坦堡的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