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年畫出太魯閣的騷動

「我終於找到一種方法畫太魯閣!」春分,畫展前,蔣勳很高興的向我們宣布。這種畫法,他已經尋找了三十年。而竟然,在大病一場後,自然而然得到。

蔣勳二○一○年心臟病發前夕最後做的,是走太魯閣的錐麓斷崖。行在錐麓吊橋上,碧藍的溪澗,一線奔騰急下,把兩側泛白的石壁,切割出深邃的溪壑。往下一望,他整個人都暈眩了。他心想,為什麼總是找不到恰當的方式,畫出這種年輕、嘯傲、英姿勃發的山水呢?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