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沒有伯樂的日子

第一幕:醞釀

我有時候真的很不想做了,就是有一種倦怠感。但就我個人的經驗,你只要跟它拚下去,一個問題想開,慢慢三百個問題剝開。 ~李安

《時代》(Time)雜誌如此形容李安:「想像力豐富的完美主義者,他執導的電影很少能達到他心目中的標準。」

李安自己也說,「電影的藝術,是懊悔的藝術(the art of film, is the art of regret)。」二十二年的導演生涯,李安從來沒有滿足過。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