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自然與自由之島

南美洲最南端的一千英里是一道像畫筆揮灑出來的海岸線,其收尾處為合恩角(Cape Horn),大西洋與太平洋在該處交會。然而在另外一邊,我們會看到有個群島,就像從筆尖落下的幾滴墨漬,彷彿遺世獨立一般。我們從智利的聖地牙哥市(Santiago de Chile)起飛,沿著安地斯山脈(the Andes)的叢山峻嶺往南飛向巴塔哥尼亞高原(Patagonia),然後轉向東邊,最後一個小時的航程都在無垠的海面飛行,最終在一個就各方面來講都與英國極為相似的島上降落。

每天都跟企鵝當鄰居

史丹利市(Sta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