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家譜

八月初的熱鬧就是父親節,「沒有父親的人也能慶祝父親節嗎?」這是我的奢想。母親十年前過世,今年五月父親也辭世,從此,我喪失一種身分叫作女兒。被剝奪當女兒的身分就是,被老天爺噤聲,刪除「喊爸爸」的資格。我這才理解,當子女是有有效期限,有的人拿到五十年的有效期,有的人僅一年。親子緣分就是有到期日,沒得挑,也躲不掉。

父親多年來都是我心裡的靠山。好想爸爸,好想再握他厚厚的手,好想保留他的隻字片語。前些時候,發現一本鎖在抽屜三十年的紅色日記本。紅絨封面已然滄桑,與其稱之日記本,毋寧說是一本家譜。泛黃的頁面記錄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八個人。我如入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