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當我杞人憂天

郭台銘發出「富人繳稅救國論」,吹縐一池春水。但如果政府官員認為郭董是出於一片愛國心,如果小老百姓以為郭董是做慈善的,那可也太天真了。

別誤會我指郭董「說假話」,其實他是藉機反諷。而我聽出了郭董的高調反諷中,隱含的那一份不甘與恐懼。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