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車之鑑》

南韓教改38年 走回菁英教育

南韓經驗,證明在一個迷信明星大學的社會中,均質化教育不能降低中學生壓力,反而加重壓力。南韓已經證明失敗了,台灣要步上後塵嗎?

晚上十點半,住在南韓第三大城大邱的李效珍,與全班同學,還留在學校苦讀。雖然表定時間,下午五點下課,校方卻強制要求高三學生參加晚自習,「我唯一能不留校的方法,就是請媽媽跟老師說我身體不好,不然一定要留下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