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科學家

不斷實驗 創造完美口感

到咖啡館,我很少點義式濃縮,因為來了通常得坐很久,那小巧玲瓏的一杯五秒就乾了,又得愁下一杯要點什麼。唯獨到「克立瑪」,必點,貪圖那上頭一層厚厚的、暱稱叫「醬油膏」的赭紅色Creama,以及喝下去苦中帶甘甜,瞬間把你腦神經揪醒的味道,會黏在口腔上顎很久,好像麻醉一樣,你得停一停,去品嚐那漸漸湧現的微酸。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