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飛高走遠

有時,不能飛高走遠,是一種祝福。

幾年前,在英國劍橋結識一位在當地攻讀博士的朋友,我非常佩服他能在全世界最頂尖的學府取得學位。走在劍橋的校園裡,讓人覺得渺小,這是歷史的現場,你與八十七位諾貝爾獎得主,加上達爾文、拜倫、培根、牛頓、凱因斯、各國領袖不同時代的偉人,在同一個空間學習,時時碰撞偉大的震撼,很難言喻。站在高度不同的學府,學子的自我期許也高於旁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