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杯香濃,是他們一生的偏執

遇見咖啡大師

全世界每年喝掉至少五千億杯咖啡,每天一杯,幾乎已是現代人的習慣。而喝咖啡這件事,也漸漸走出提神醒腦的範疇,變得如同紅酒,是個「天、地、人」共同孕育出的產物。美國咖啡界教母娥娜.努森(Erna Knutsen),率先把咖啡的高度從飲品拉到精品,強調每個地區獨特的風味。國內也有一群人,把自己的生命狂熱的投入其中,酸甜苦辣的咖啡,牽動了他們的人生滋味。而也因為有他們無可救藥的偏執,形塑了現在台灣的咖啡風格。看看他們的咖啡故事,也像喝了一杯滋味豐富、尾韻綿長的咖啡。

無論是星巴克的每日小黑板,或是你最愛泡的咖啡館,你是不是發現,除了美式、義式、拿鐵、卡布其諾以外,還有一些如肯亞AA、日曬耶加雪夫、印度麥索金磚??等很拗口的名稱?近年來,這種有如帶著身分證的單品咖啡,開始大流行。娥娜.努森(Erna Knutsen),人稱咖啡教母。一九七四年,接受《茶與咖啡月刊》(Tea & Coffee Trade Journal)專訪時,她創造了「精品咖啡」(Specialty Coffee)一詞,從此,咖啡不再只是提神用的飲料,而如同紅酒一般,成為講究產地之味的精品。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