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人嘴臉背後的枷鎖

那是一九九一年的五月,我正在德里與世界銀行的官員會面,討論終結饑荒的行動計畫,一天清晨,朋友打電話給我,說德蕾莎修女可以在當天下午七點鐘與我會面。我欣喜若狂,不敢相信這個與她同在的畢生夢想再過幾個小時就…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