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如詩

有一位建築師對我影響非常大,就是瑞士國寶建築師尊特(Peter Zumtor),在我認識的建築師裡面,真的稱得上是詩人的他是第一個人,他的建築物充滿了詩意。

我第一次接觸到他的建築物是二○○○年漢諾威世界博覽會,那一年他設計了一個再生概念的瑞士館,他把一般建材中基本的木料,大概是二十公分×二十公分×兩米四這麼長的一塊木頭當基本單位,組起來變成一道牆,牆又變成分割空間裡面最基本的單位。用這些可拆解的木料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