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區招無廠商,竟還在挖水利工程

該廢的中科四期 陳冲放任不停工

一件要修改的禮服,設計師喊暫停,裁縫師卻不理會,埋頭繼續縫製,那是什麼荒謬局面?裁縫師不理會,是怕這件禮服生意沒了,於是裁縫師找到禮服的主人:一位忙碌的貴婦,說服貴婦,原來款式也很好看,不用改;貴婦看著…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