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資金策畫大逃亡

約六個月前,我半開玩笑的與PIMCO執行長伊爾艾朗(Mohamed El-Erian)說,我的墓碑將刻上「安息吧,葛洛斯。他未擁有『Treasuries』(雙關語,可指美國公債或財富)。」當然,在債市或全球經濟中,取得高於參考指標的報酬比去槓桿好得多。所謂高報酬,最好認清一個事實:投資人被困於金融壓迫的環境中,未來所有金融資產的報酬率都被壓低了。突破此「困境」,就是我所稱的「大逃亡」(the Great Escape)。接下來,我將為大家解釋這概念。

去槓桿意味著我們曾經歷一段槓桿化時期。你可從上世紀初部分準備(fractional reserve)的銀行與央行制度誕生,或從一九三○年代美元兌黃金貶值,亦或是二戰之後所建立的布雷頓森林貨幣制度(Bretton Woods system,美元與黃金掛鉤,對其他貨幣採固定匯率制)算起,金融槓桿化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