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能,台灣不能?

最近幾個月,許多人都活在焦慮中,越是關心大選的人,就越焦慮。

的確,每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都讓台灣人的痛苦指數暴增,無怪乎有西方學者說,政治是必要之惡。

痛苦從何而來?我認為主要有三項:一、未知:人對於自己所關心的重大事物,無法確知結果,又不操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