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鏗談往事

陸鏗看經緯的糾結

自緯國口中聽到這種說法的大有人在,
但我們共同的看法是:把這件事公之於眾,
受傷最大的還是緯國本人……

最近,在台北,有人拋出秘辛,宣稱蔣緯國將軍生前暴露一個幼年得知的訊息,指蔣經國總統不是老總統蔣中正生的兒子,而是毛福梅女士有外遇而得。且有緯國錄音為證。這件事不僅在傳播界引起了軒然大波,而且台灣社會的反應也是沸沸揚揚。遺憾的是,一九九二年七月五日同我一起探望緯國的高茂辰(這是筆名,其本人未用真名),和我同時在榮總思源樓一一七號病房聽到緯國有關的敘述後,本來是承諾不外洩的,沒有想到他竟於今年九月二十五日撰文將其當日記錄下來的談話內容電傳《商業周刊》執行副總編王丰,用他文章的結語來說:「現在該是到了完全公開說的時候了!」無意中替人做了佐證。《聯合報》記者汪士淳,成了第三位傳出此一秘辛者。根據我的判斷,自緯國口中深悉此說的還大有人在。比如緯國和我的一位共同朋友即曾聽到。但是,我們不只是對之存疑,而且有一共同看法,把這件事暴露出來,公之於眾,受傷害最大的就是緯國本人。緯國一生已夠坎坷了,本來是喜劇性格,卻悲劇落幕。錄音一事更是雪上加霜,令不少人搖頭嘆息。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