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報導蔣經國的身世爭議

見大人則藐之

如果連蔣緯國的口述 資料,都依舊是 不可褻瀆的禁忌,那麼, 出土古文物若出現對秦皇、漢武有不利的文獻, 史家是否也要玩一場 泛道德化的 和稀泥遊戲呢?

如果新聞自由是檢驗一國民主成熟度的尺標,那麼蔣緯國生前口述父兄秘辛新聞,一周來在這個小島上引爆的咻咻騰議 ,正是這把「民主尺標」顯現其刻度的時候。《商業周刊》五一五期的封面故事:「蔣緯國臨終揭秘:蔣經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