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恨」綿綿無絕期?

廣達董事長林百里一句「我超恨台大電機系」,引起一番波瀾。我個人的感覺是:論者似乎把「恨」這個字太簡化了。「恨」這個字的情緒,可以有很多的層次:岳飛〈滿江紅〉: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這是國恨…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