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鏗和我一起聽到……

「我哥哥不喜歡我,這你們是知道的。現在雖還沒有到完全公開說的時候,但終會說出來的,你們是老朋友,我也就說一下吧!」

蔣緯國,在榮總思源樓十一樓的病房裡,如此對我們說,那是九二年七月五日下午四點半,他剛開過白內障手術,手術很成功,右眼帶個銀眼罩。我是陪陸鏗去看他的,他們是老朋友,我則是第一次見他,他爽朗開放,一如我早先所預料的一樣。

「我哥哥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