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則變

香港是一個幾乎大家都去過的地方,陶爸當然也不例外。襁褓中就與母親經此地來到台灣。

工作以後,幾乎每一兩個月,都會跑一趟香港。香港給我的印象最深的就是,它是英國的殖民地。九七的回歸,我以為香港人會受不了這麼大的改變。結果沒花多久的功夫,他們也都適應了。香港人的韌性是我沒想到的。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